冯锦强:非遗传承人和他的“倔强”

发表时间:2019-07-13 22:07作者:嘟嘟





在佛山市禅城区的文化教育基地旁边不远,有一条名叫普君南路的小路,路面不甚宽敞,路两边小贩们贩卖着水果副食。下雨天,路面会因积水显得泥泞,不那么起眼的一条路,却大有来头。


六十余年前,它的名字叫做细巷,是远近闻名的木版年画制作基地。如果你去细巷买年画,那里的人先说起的一定是冯家。在那个年代,冯家的年画几乎就是佛山木版年画的标志。


7月13日,黄埔书院邀请到了佛山冯家木版年画第二十八代传承人冯锦强做客闻道读书会,与大家细数弃商从艺二十一载的“倔强”和梦想。



祖辈荣耀


冯锦强的祖父冯均是那个年代佛山木版年画界的一块响当当的招牌,当年,不单是岭南的百姓,同根同源的海外华人也对佛山的木版年画极为认可。


冯家的年画曾经大批飘洋过海远销至南洋。到那边只要说是“门神均(冯均)”的货,不用验收了,一定没问题。


冯均将手艺传给了儿子冯炳棠,加上他自己的钻研,得到真传的冯炳棠很快就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很多外国人都慕名前来买冯家的年画。




弃商从艺


上世纪七十年代之后,种种原因让佛山年画开始没落,不得已之下,冯炳棠暂时放弃了木版年画,带着刚出生的冯锦强拉三轮,抹地,修下水道。


转眼十几年过去,他们似乎走上了一条和以往截然不同的路,一条没有木版年画的路。


1990年3月,冯均叫来冯炳棠和冯锦强父子,已经九十岁高龄的“门神均”最放不下的还是木版年画。冯均说,木版年画全佛山就你会做了,你不能说不做,木版年画是我们家族的生意。冯炳棠毅然辞去工作,重新拾起木版年画的技艺来。


他走的是低价销售的路子,无法支撑一家人的开销。一筹莫展之际,冯锦强放弃了电器生意回来了。


也许是身上流着冯家的血液,也许是天生的那股“倔强”劲儿,冯锦强接下木版年画的手艺,一心想证明这门技艺能养活一家人,更能一代一代传下去。




坎坷前行


只有一腔热血,是不够的。


九十年代,人们搬进了现代楼房,年画的需求越来越少。八年间,一直在亏本,父子二人也在木版年画的经营理念上发生了分歧:冯炳棠想走老字号路线,价钱卖得很低;而冯锦强想走收藏的路子,用木版年画本身的艺术价值去吸引别人,在年画的生意上要不断融合时代特点,只有这样这门手艺才能传下去。最终父亲妥协了,也许冯锦强的那一套真的比老一套管用呢。


2006年,冯锦强的大展拳脚让年画作坊扭亏为盈。


但2008年,命运又给冯氏父子出了一道难题:世代居住的街巷要拆迁了。年画作坊只能搬走。我们都知道一个老屋老店对一个老字号的重要性,搬到高楼大厦里甚至意味着佛山木版年画几百年传承下来的历史就此断层。


佛山木版年画和冯氏父子的未来再次迷离。



传承者联盟


今天出现在闻道读书会上的冯锦强老师,脸上多了一丝沧桑,也多了一份坚定。


这些年遇到的困难被一个个以开玩笑的语气讲出来,全没了当年初入江湖的稚气。



这些年,冯锦强老师在非遗传承的路上深感个人能力的不足。传承需要更多人参与进来,于是他搭建了传承者联盟这个平台,通过这样的方式,在茫茫江河中汇集孤舟上踽踽独行的传承者们,依托梦想俱乐部,在各个省份找寻梦想大使,积小成大,一步一步扩大木版年画这类非遗的影响力,在新时代的浪潮中不断赋予它们新的意义。


互动环节


问:冯老师,有没有考虑过木版年画开发出一种ip的形式,现在ip这种形式的生命力很强。

答:确实有和知识产权与ip推广方面的朋友在咨询,如果能将木版年画融入各种新模式下,我是非常愿意尝试的。



问:冯老师,08年您面临老宅拆迁的问题,现在怎么样了?

答:年画作坊的老房子现在还在那里,之前的开发商已经破产(笑),现在有相关部门找我商量把那里建成年画主题的公园。



问:冯老师,你可以把木版年画做成专利。

(编者按: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不可以通过申请专利的方式保护的,知识产权保护的重点是个人的权利,而非物质文化遗产不属于个人,是属于社会的共同财产。这点在《专利法》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法》中都有解释。冯锦强先生并没有明确回答这个问题,小书童拙笔在此仅作勘误之用


在互动环节之后,冯锦强老师拿出了木版年画描拓这一步骤的用具,让现场会员体验了一把原汁原味的年画制作过程。在场会员之热情,真的超乎想象。






小书童后记:常怀敬畏心,任何一种艺术形式都是有感染力的。




— THE END —


E-mail:huangpushuyuan@163.com        书院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珠江西路高德置地E座21楼
公众号
头条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