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隆·米得兹尼教授谈以色列发展及中以关系的现在和未来

发表时间:2019-04-01 16:19作者:嘟嘟

3月31日下午,以色列希伯来大学历史学教授麦隆·米得兹尼(Prof Meron Medzini)应黄埔书院邀请,在珠江城大厦的三楼会议厅作了题为《以色列发展及中以关系的现在和未来》的讲座,并受聘为黄埔书院教授。以色列领事馆总领事南可安先生(Nadav Cohen)并致辞。





南可安先生在致辞中指出,以色列在广东省开展了很多中以合作项目,他表示广东省是目前与以色列开展非常多合作的省份,以色列非常珍惜这样的友谊,期望在未来和中国及广东有更进一步的深入合作。



黄埔书院联合创始人刘德强先生

为Medzini教授颁发聘任证书



现场的一片掌声中,Meron Medzini教授登台开讲


Meron Medzini教授开场便抛出了一个问题: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为什么会对弹丸之地以色列有兴趣呢?

他指出,中国的文化和以色列的诸多相似之处,从共性中找寻中以交流合作的缘由,他剖析了以色列的发展史和中以关系未来将要迎接的变革和发展道路。





Meron Medzini教授表示,大约在19世纪的时候就已经有一小波犹太人来到中国。而在他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习惯通过欧美媒体了解中国,直到他到欧美进修才发现中国有如此璀璨的文化,并为之深深着迷。教授认为犹太人有一个优点——记忆力非常好,他们会铭记那些帮助过他们的人。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二战期间德裔犹太人们曾在上海寻求政治庇护,中国人民帮助他们,为他们颁发庇护签证,以色列人将会记住中国对犹太人的帮助。


以色列是第十七个承认新中国身份的国家,新中国成立后三个月就宣布承认,因为他们相信这都是正义的事情。当时,以色列讨论了中以建交的可能性,但因为朝鲜战争使他们有了迟疑。当时以色列一直在迟疑要加入哪个阵营,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迟疑,是因为以色列刚建国时以色列需要大量的物资和资源,当时的中国无法给予以色列更多的帮助。在1955年到1988年35年时间里,中以关系没有多大进展,除了以色列共产党和中共有联系,直到中美建交,外交大门对外敞开,中以才走向正式的建交关系。





在刚开始的一段时间里,中以的交流非常少,只有少数经贸往来通过香港展开。1978年后中国开始改革开放,这项改革涉及社会、政治、经济等方方面面,这一时期中以开始有了接触。后来发生两件大事,中国与埃及邻导人展开会议,在随后的十几年里,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签订了停火协议,到上个世纪80年代,中以关系的合作开始于军事领域,当时中国在军事领域的改革是需要先进的坦克技术,在苏联不合作的情况下,以色列给予了技术协助,由此中以关系开始了新的篇章,中国发现了以色列在工业,农业,科技领域发生的巨大变化。


如今以色列和中国都获得了新生,另外两个国家也有类似的经历,那就是现在的土耳其和日本,正如以色列的建国者们说的,他们的国家是建立在军事之上的,而军事保障需要考虑人力、武器、食物三个要素:


人力因素有包括人力经济,政府的管理,政治方面,熟悉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新中国的成立带来了中国的新生,尤其是对于中国农业,农民生活的变化,在1926年苏联建设时期,斯大林认为要把重心放在工人上,而毛主席则把重心放在了农民上,毛泽东的策略改变了中国,而以色列也选择了类似的转变的策略,他们改造他们的社会构成,将他们的小商人转变成现代意义上的具有生产力的工人,


第二个是武器,中国做到了自主生产飞机、坦克、航母,


第三个是食物,这关乎食物管理和水资源的规划,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以色列主要依靠降水和雨水进行水资源规划自给,在最近几年以色列建成了五个大型的海水淡化装置,以色列有六成的可用水都来自于此。另一个他们比较幸运的领域是能源领域,虽然他们没有石油,但是他们发现了天然气,现在中国的问题是高度以来石油进口,2005年中国每年向中东进口的石油就有一亿吨,十年之后的如今每个月是三亿吨,为了能给保证顺利进口石油,中国采用了一些外交政策来保障能源供应,对此他们表示理解,在刚开始建国的时候,中以没有着急建交,但到80年代,具体到1985年苏联戈尔巴乔夫上台,戈尔巴乔夫的初衷并不是要毁灭共长主义,而是要对其进行改革,在当时他进行的一些改革使他们感到幸运,俄罗斯的一些移民可以移民到以色列,到1991年和1992年是两个非常重要的年份,东欧剧变苏联解体,朝鲜和韩国开始交流,以色列与埃及开始交流,南非的种族制度也不复存在,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中以关系也是,他们必须要了解的是时代的精神,1992年一月29日是非常重要的年份,这一年海湾战争停火,联合国邀请了以色列,中国,埃及等领导人进行会谈,以色列决定与众多国家开始建立外交关系,这期间与色列发生了许多奇迹,他就是在这些奇迹中走过来的。如今中以关系有了明显改善,两国旅客相互往来,学术交流也一片繁荣,在过去六年里他每年都会来中国进行学术交流。


在演讲过程中Meron Medzini教授他强调,以色列虽然没有加入一带一路,但是他们对此感到非常有兴趣,一带领一路涉及的经济总量是非常巨大的,其涵盖亚欧非60多个国家和地区,无论从战略还是资源的角度,这对以色列都有好处,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东方对西方提出的倡议。以色列对亚投行提出的倡议非常感兴趣。能够参与到一带一路建设是非常有利的,中国的多边外交政策表明了一个现实,中国可以与大量国家成为朋友,这种多边政策在很多国家是行不通的,然而中国的处理确实非常有成效的。他相信在未来,中以关系一定能够取得更多的进展。



进入问答环节,现场的听众踊跃参与其中,会场气氛燃起了第二轮高潮!



以下是对讲座部分问答的选录~


问:以色列国内有很多阿拉伯人,当地的的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的关系如何?在学校里用什么语言和文字来交流?


Meron Medzini教授:我们国家有21%的人口是阿拉伯人,他们享有和以色列人同等的权利,他们可以担任法官,大使,也需要服兵役(并不强制),我们曾对国内的阿拉伯人做过调查:如果有巴勒斯坦国存在,问阿拉伯人愿不愿意去那个国家,他们有99%还是愿意留在以色利。而关于语言方面,以色列主要有犹太人学校和阿拉伯人学校,在犹太人学校里,学生们主要使用三种语言,第一是希伯来语,第二是英文,第三是阿拉伯语,而在阿拉伯人学校主要使用阿拉伯语语,英语和希伯来语,当然除此之外我们还会学拉丁语,西班牙语等,希伯来语是我们犹太名族创造出来的词语,然而他并不能很好地涵盖如今出现的许多新概念,例如日益增长的科学术语就经常使我困惑,我也经常问我的孙子孙女关于新词的含义,我也很好奇在中文的语境下中国人是如何处理应对这些日益出现的新词的。



问:以色列人普遍都有危机感,如今以色列如此强大,为什么以色列人仍有如此大的危机感,在如今的以色列,以色利人的危机感有没有减弱?


Meron Medzini教授:我们每天都有强大的危机感,1948年我们遭受了5个国家的进攻,如今伊朗,土耳其对我们的威胁仍旧很大,我时常会想10年后我们的世界是怎么样的,我们的孙子孙女生活得如何?我们的艺术,文明相比如今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我们和我们的邻国会生活在和平的环境中嘛,我想说的是:危机感的存在能够团结人民,能够使我们的国家更加强大。



问:想问教授,中以关系的发展中,两国年轻人交流该如何促进?


Meron Medzini教授:这涉及到多方面,在中国看到越来越多以色利面孔,在以色利也能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面孔,现阶段有几百名中国留学生在以色利学习交流,而我平时也会关注诸如新华网,cctv这些中国媒体,通过他们的报道我总能在网络知识中发现中以的交流越来越密切,中国是现如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中国保持关系十分重要,虽然我们与伊朗,叙利亚,伊拉克没有保持联系,但是我们跳过了他们,和日本,韩国,中国保持关系,大约有200余本希伯来语书籍翻译成中国,我写了一本书叫《果尔达传记》它有翻译成有中文版,这是一件对中以关系来说非常好的礼物。



问:中以有很多非常相似的特点,例如都重视教育,但是以色利人做事非常直接,中国人则比较含蓄,中以交流如何处理这种问题?


Meron Medzini教授:你是对的,以色利人处理事情确实十分直接,有时候可以说是十分粗暴,这是由以色列的历史决定的,以色列人追求效率和目标,就拿以色列人从事钻石行业而言,我们重视的是得到钻石这一目标,而非工厂的运作,因为我们不确定工厂那一天会倒下,这其实很不好,就拿我所见的很多以色列创业企业来说,他们往往重视自身企业发展的目标而忽视了对当地经济文化的关注,再举一个例子,我曾经在北京的机场候机,由于飞机的延误,以色列人会暴躁的大叫,而中国人则会不紧不慢的等上三个钟,我觉得中国人处理事情的方式非常有趣,也有值得我们借鉴的优点。






E-mail:huangpushuyuan@163.com        书院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珠江西路高德置地E座21楼
公众号
头条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