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 著名作家冯骥才:我是不是重返文坛

发表时间:2019-04-14 14:47作者:小书童嘟嘟



昨天下午,尽管天下着不小的雨,黄埔书院非常道大型读书会会场还是被挤的水泄不通,仅可容纳400人的会议厅来了600多名观众,著名作家冯骥才应羊城晚报和黄埔书院邀请,作了题为“我的写作生活”的分享。活动现场人气爆满,会场的前面、侧面、过道挤满了热心观众,许多大朋友和小朋友席地而坐,有的一家三代齐齐出动,让这场读书会显得格外火热。





黄埔书院院长仲伟合教授在致辞中提到冯老曾经说过的一段话:“我从文学到文化,实际没有离开我们这代知识分子身上的那两个字,就是责任,我觉得有责任的人生是有分量的”。正是基于冯老这样的情怀和责任,黄埔书院一直坚持开展公益读书会,推动全民阅读和终身学习。黄埔书院相信文学蕴含着引领时代的力量,阅读能够提升民族的素养,无论是个人还是国家,都可以因为文学和阅读而不断进步。


黄埔书院院长仲伟合教授致辞


冯骥才先生接过聘书被聘为黄埔书院教授


冯老的最新力作《单筒望远镜》刚刚获得了最新揭晓的花地文学榜“年度长篇小说。在分享开始冯老就引出了文化界关心他个人的几个问题:冯骥才做了20多年的文化遗产抢救,现在是不是回到书斋了?是不是重返文坛了?是不是不再搞文化遗产了?


几十年来,他丢下创作的笔,义无反顾地扎根到中国民间文化的保护中,一直在和时间赛跑,几千个日夜奔走呼吁,保护的是民族的文化,丢失的却是自己的写作梦想。有人问他遗憾吗?冯老说:“其实理想一直都在。”


冯骥才老先生开始分享


冯老师也借此对写作、对文字表达分享了自己的观点。“写作实际上是一种生活。其实人人都能写作。写作是一种爱好,就像我们有人爱唱歌一样,有人爱画画一样,写作可以表达我们对生活的感知,我们认为有价值能够记下来的东西,就要把它记下来,记在本子上。所以曾经给一个小朋友在他的纪念本上,我就写了一句话:记下感动你的事来。”冯老还表示写作有记录的意义,也有思考的意义,写作也是一个思考的过程,还是一个文字想象的过程,也是文字创造的过程。


分享会上,年逾古稀仍精神矍铄的冯老先生,与孩子、家长和文学爱好者们,如同长辈般,如数家珍分享了自己的文学创作感悟和人文观点,幽默有趣的发言引来现场阵阵笑声。


很多小朋友也参加读书会


观众认真聆听分享


已有数十篇文章被选入大中小学课本的冯老深受小朋友喜爱。一个小学一年级的小朋友一边认真听讲座,一边认真在笔记本上写下了“我xiang写小说”几个字。冯老关于他自己创作的故事让小朋友深受鼓舞,在小朋友心里播下了文学的种子。



嘉宾荐书环节中,冯老师推荐了三本书,第一本是广东老作家秦牧先生写的《艺海拾贝》,第二本是俄罗斯帕乌斯托夫斯基写的《金蔷薇》;第三本是王朝文先生写的《以一当十》。


活动结束后,观众围住冯老要求合影、签名,从会场到休息室短短的一段路,走了半个小时才走到休息室。冯老感概,广州的观众、读者和小朋友们太热情了。


冯骥才为热心观众签字


被热心观众团团围住


冯老深受小朋友们的欢迎和爱戴


原凤凰卫视主持人、中华小姐环球大赛亚军

杨爽主持读书会



互动问答:


问:《单筒望远镜》是“怪世奇谈”四部曲的最后一部,听说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您就有了写作计划,经过近三十年沉淀,这本书跟前面的三部有什么不同?

答:我很久没写小说了,但这部小说我一直放在心里,三十年过去,不写不快,非写不可。其中很重要一个原因是,小说的人物早就活了,我不写,他们非要“纠缠”我,小说家一定要叫他心里的人物“横空出世”,这是一种创作本能。另一个原因是我一直在关注中心文化关系这个问题,这部小说表达了我对这方面的一些思考。


“怪世奇谈”系列作品关注的都是中国在特殊历史背景下社会文化现象的小说。我在《俗世奇人》追求地域性,人物对话语言全是地方土语,文本的叙述语言中也揉进去一些天津话的元素,比如天津人的强梁、幽默、戏谑、好斗、义气、直来直去等等。但我在《单筒望远镜》这部小说的审美上,不追求地域性,叙述语言中没有主动放进去天津话的元素。在《单筒望远镜》里,我更注重意象的表达,因为画面能使读者有获得感。将小说中的情境不断写成画面,是我这次写作为之努力的方向。


问:新书取名《单筒望远镜》,这个书名的灵感来源是什么?

答:天津这座城市比较独特,西方列强对中国的侵入,是从广东福建等沿海地区开始的。鸦片战争以后,天津地区开始渐渐沦为殖民地。那个时候,是中国最弱的时候,也是中国社会处在低谷的时候,也有很多愚昧的现象存在。天津一分为二,一半是老城,一半是各国租界。一半是地道又深厚的本土文化,一半是纯粹的西方文化。同一城市,两个世界,人种、语言、面孔、器物、生活方式以及城市形态迥然相异,蔚为奇观。


现在天津还有很多诸如广州沙面那样的西方建筑,但外来势力最早带来的经常看到的,就是单筒望远镜,特别是军官身上喜欢带着望远镜。我觉得,“单筒望远镜”很有象征意义,它不能用两只眼睛看,而只能选择性的看。人都会选择性地看美好的东西。所以,小说里面的男主和女主看到的对方都是美好的。如果从文化的视角来看,一定是各自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看他们各自好奇的东西。中国人看西方人,西方人看中国人,很多误解都是由此产生。这对今天世界来说是有意义的,东方文明和西方文明的接触和交流,需要对历史重新认知和了解。



问:您广泛涉猎文艺领域,您曾用文学、绘画、文化遗产保护、教育“四驾马车”的比喻来回顾自己的人生,如果要进行排序的话,这四驾马车,您会怎么排?

答:这个问题问的好。很多时候我去参加活动,活动主办方都会给我的座位贴上各种标签,如文学、非遗保护、教育、政协委员等。前几年,我致力于文化遗产保护,我对非遗保护者这个身份也十分肯定。但我也热爱文学。如果现在让我排个序,我会先是作家、其次是文化遗产保护、第三个应该是教育。我觉得现在需要培养文学和非遗保护相关的人才。有责任感的、有时代担当精神的年轻人,是文化领域未来的希望,所以教育也是我未来关注的方向。



问: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广州永庆坊时曾提到“让城市留下记忆,让人们记住乡愁”这句话,在粤港澳大湾区协同发展的背景下,您如何看待粤港澳大湾区的文化遗产?对这里的文化遗产保护有什么建议?

答:“协同发展”需要保护各个地方的文化特色,不是把不同的文化变成一样,而是让不同的文化协同共存,允许文化的多样性。我觉得,岭南文化是很独特的,它自成体系,音乐、美术、民俗和民间手艺都有清晰的脉络,而且水平很高。而且海外很多华侨都是广东人,他们也很在乎自己的老家,对古村落的保护也相对较好。


我觉得粤港澳大湾区很多具有地方特色的文化,都应该积极地去保护。我给一个建议就是:接受文化的最好方式就是去体验。我们是文化的“参与者”,而不是“学习者”。文化是离不开生活的。文化保护也应该回归到生活里。比如,在清明的时候,我们带孩子去踏青,让孩子们感受到春天万物生长的生命力,这比在从书本上学习要强得多。



E-mail:huangpushuyuan@163.com        书院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珠江西路高德置地E座21楼
公众号
头条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