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齐平:把握国际形势,世界处于百年未遇的大变局
发表时间:2018-07-14 14:33作者:luohong

编者按:714日,著名财经评论员、凤凰卫视主持人石齐平教授应邀参加黄埔书院非常道读书会,并发表了题为《金特会后的中美关系》的主题演讲。现场座无虚席,石齐平教授精彩的演讲获得大家阵阵热烈的掌声。许多朋友特地从韶关、珠海、深圳等地赶到活动现场,聆听石教授的分享。更有不少观众听完分享后大呼过瘾。现将石齐平教授的分享内容整理如下:

01.jpg


石齐平教授开场时首先对黄埔书院给予了高度评价:

今天来到广州,来到黄埔书院,受到各位的欢迎和邀请是我非常荣幸的一件事情。看到黄埔书院就没有办法不想到黄埔军校,这两件事情虽然在发生不同的年代,但是却发生在同一个地点,而且同样产生在一个很特殊的时空环境背景下。黄埔军校给中华民族的历史写下了里程碑的一章,对中华民族命运的转变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02.jpg

黄埔书院创始人刘德强先生为石齐平教授颁发聘书


黄埔书院,我认为也是在一个很特殊的时空环境下,简单来说1979年邓小平改革开放,到现在为止40年了,40年的经济社会发展,本身就产生了各式各样的感受和不同的需求。要说黄埔书院产生在2030年以前,即便是有,我们今天看到的形式和定位也会不一样。


所以我认为黄埔书院也是当前中国改革开放到了四十年左右一个非常重要的新生事物。它肯定也会为中华民族将来的发展起到关键性的作用。黄埔军校做出的是军事上的贡献,黄埔书院做出的是文化思想上的贡献。我们借此机会对黄埔书院的创办者、参与者、院长以及在座各位的志愿者们要表达衷心的致敬!

03.jpg


接下来演讲正式开始:

中美关系的五个阶段

第一阶段:蜜月期

19791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国建交,建交以后关系非常好,如胶如漆、难舍难分。为什么当时美国对中国这么好?是因为基辛格的大战略。20世纪的美国,基辛格说对美国最好的方式就是,拉拢其中一个共产主义国家对付另外一个国家。7080年代美国认为最怕的不是中国,而是苏联,于是就拉中国来对付苏联,也就是说打中国牌来对付苏联,拉拢中国,讨好中国,所有中国一切想要的东西我尽量给,那个时候中美关系关系非常好。

04.jpg


第二阶段:磕碰期

这样一段中美关系在1991年告一段落,苏联解体了,中国牌的意义没有那么重大了。1991年,中美关系出现了变化,有摩擦和磕磕碰碰。上个世纪最后10年,当时美国的一个学者写了一篇著名的文章《历史终结了》。上个世纪大家都在纠结哪一套制度最好?美国的制度最好还是中国的历史最好呢?于是美国充满了自信,他希望我的体制能够在政治上有一个实现。那个时候中国还没有进入WTO,美国就一个手拿胡萝卜,一个手拿棍子,中美关系没有蜜月的感觉。

05.jpg


第三阶段:小布什——警惕中国崛起1.0时代

但是磕磕碰碰,2001年告一段落,中国加入了WTO了,中国人都觉得不错,努力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修成正果了。美国其实心里面很难受,你这样走进来了,你市场经济一只脚已经跨进来了。2001年的时候美国总统换了小布什,小布什给大家的联想就是打仗,一个军火集团和能源集团推举的总统,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打战打仗。美国当时列出了7个国家:伊拉克、伊朗、朝鲜、叙利亚、利比亚、俄罗斯、中国,要一个一个对付。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小布什把7个国家列出来以后,然后列出一个911阿富汗,然后又过两年打另外一个可恶的对手伊拉克,美国作战团队的心目中都认为这两个战争杀鸡焉用宰牛刀,本身想着一年不到就可以搞定,但是没有想到打了十年都没有搞定。

06.jpg


第四阶段:奥巴马——应对中国崛起2.0时代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又要进行大选了,奥巴马上台。奥巴马的全球大战略,大约可以有三个部分来观察。第一,我把它称之为战略退缩,战略退缩很容易理解,他在竞选的时候就说要阿富汗、伊拉克撤军,这个无底洞我打不下去了,要停损了。第二部分,我们称之为战略统战,跟各国建立更好的关系。战略退缩是保留元气,形成合力,都是为战略进攻服务的。战略进攻的对象是谁?从来不提,只把它叫“重返亚太”和“亚太再平衡”。习近平总书记用“一带一路”和建立亚投行应对了美国的O型包围圈,这是美国在中美博弈中一次很大的挫折,它甚至会觉得是一种羞辱,我美国从来没有碰到这样的事情。但是在一定程度上也已经出现了一种感觉,中国是有一定程度的影响力在冲击美国的霸权地位。

07.jpg


第五阶段:特朗普——遏制中国发展3.0时代

第五阶段。从小布什到奥巴马到特朗普,美国把中国认为是他最大的对手和敌人。特朗普上台到现在差不多一年半,我能够观察到他能够遏制中国的战略大概分成三部分:第一,提出了所谓的印太战略。第二,所有针对中国的工具箱法宝一个一个拿出来了,贸易、科技、台湾、军事、南海等等。第三,联俄对中,他没有办法同时对付两个共产主义大国,当然是对付最难对付的,于是拉拢俄罗斯对付中国。

08.jpg


中国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应对诡谲复杂的新形势

世界处于百年未有的大变局,“百年未有”要树立好历史观、大局观,角色观。也就是今天的中国要把握国际形势头一个就是要从历史纵轴的角度来观察,再要从空间横轴角度来观察。3D的观察,最重要是如何弄清楚在今天的国际形势的变局中,中国的地位与作用,科学奠定中国对外政策的方针。

10.jpg


中国现在非常强大,也许理论上有一天真的会取代美国,现在看起来没有太大的悬念,当然美国不愿意。于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一定会有事先根本不会意识到的挑战和挫折以及挑衅。要整理出一套理论体系,首先自己有足够的自信,凭借着自己的实力,该表达的时候表达,该争取的时候争取,该出手的时候出手。


潜龙勿用、见龙在田、飞龙在天、亢龙有悔

今天这样的形势已经不容许委曲求全,《易经》中有这样几个词,潜龙勿用,这一条龙刚刚生下来很小,很容易被人吃掉,那个时候要把姿态放低绝对不可以变成人家最大的对手,你才能抓住机遇让你不断成长。见龙在田,今天就要走出去展现自己的能力。飞龙在天,走出去展现自己的能力,你一定会到达更高的高度,这是你发挥所有潜力和最风光的时候。亢龙有悔,在这个时候切记不能过骄,不能过霸。

如果中国好好把握,就有可能赢来一个另一个崛起跟复兴的战略机遇,世界处于百年未遇的大变局。

09.jpg


听完石齐平教授精彩的演讲,现场的观众朋友争先恐后地向石教授提问,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从现场观众中选取了两位幸运者,以及从活动交流群中选取了一位幸运者的问题进行解答。

提问:石教授,非常感谢您这次的讲座。真的是非常精彩!特朗普上台就是狂妄自大的形象,完全不是大国领导人的形象,但是这种形象是不是他背后智囊团给他的特定的人设?有什么特定的目标?对他实施大国战略有什么作用?我的理解他为了拉拢俄罗斯,然后不惜跟北约对抗,而得罪了很多欧盟国家,公开对加拿大总理进行制裁,他的策略你认为是不是最明智?我认为他没有必要牺牲那么多国家友好的关系而拉拢俄罗斯来对抗中国。请您跟我们解读一下。谢谢!

12.jpg


石齐平:谢谢您的问题。刚才提到的两个问题我回应一下,他后面有没有智囊团?我认为就是基辛格,他做独行董事长多了,不同意的就是直接炒鱿鱼。如果说智囊团就只有一个,就是基辛格。今天表面上看起来就打加拿大、法国、德国这些国家。一方面是美国特朗普很不高兴认为这些国家始终在贸易、技术、国防发展方面太过于占美国便宜,依赖美国,所以我美国要给你一点点教训。第二方面就是我们比较全球战略的概念。通过这个让俄罗斯知道,我在帮俄罗斯你的忙,让俄罗斯来自北约和欧盟的威胁适当减轻压力,换取他希望能够联合俄罗斯来制衡中国。谢谢您!

09.jpg


提问:您提到说这样的发展在“修昔底德陷阱”必有一战,这一战是什么?

石齐平:影响美国公司很大的一个智库前年出版了一本书,书名翻译成《想一想难以想象的战争》,这个难以想象的战争就是一般人平常都不会想到就是中国和美国有一天会爆发战争,但是他认为应该要去想一想。这个报告着眼点就是去想一想你不会想到的战争。智库的研究人员觉得今天美国如果要遏制中国,使中国不成为世界霸权,对中国的风险和代价越来越承受不了。他们一开始是以日本大前锋,联合日本来对付中国。在东亚地区真正有军事实力只有日本,菲律宾和越南都是摇旗呐喊,现在他们连这个风险胜算不是太大。

14.jpg


怎么办?剩下来在你的周边地区或者是什么地方冲击你稳定发展的态势,因为他看到你今天的中国在发展过程当中,实际上内在已经出现了许许多多的问题跟内忧,内忧在你的政治体制下可以稳定下来,但是如果受到外来很强烈的冲击的话,对于你的统治体制构成大的挑战。这个冲击包括贸易和科技等等,不排除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南海附近爆发不是大规模的军事冲突,只要他认为不会发生核子战争,不会让中国觉得我的战火已经烧到你本土,他就有理由判断你中国不敢采取决大规模的战事,这种冲突是可以控制和有限的,但是这种冲击就不排除会产生刚才所讲的作用。大概是这个分析。谢谢各位!

15.jpg


提问:贸易战会到什么程度?双方才能坐下来谈判?西方国家会结成联盟对中国施压?发生类似的问题中国应该怎样应对?会对中国造成什么影响?

石齐平:如果我们前面的战略分析不错的话,应该这个是属于一个长期性的。对于美国来说现在停了没有意义,就要搞下去。所以他应该是一个持久战,这个持久战凭常识就知道是两败俱伤。特朗普和美国专家也很清楚,美国有很多人反对,你为什么要这样搞,反对的人不知道特朗普的构思,纯粹是贸易和经济来反对,特朗普有他的战略构想。于是在这种情况下持续的可能性变得更大。持续可能性变得更大了以后,两败俱伤可能性更大,最后中间偶尔会暂时停一下谈一谈可能性会有。但是整个趋势会一路搞下去的。最后会出现可能的结局是什么呢?

16.jpg


咱们中国有一句话叫“狭路相逢勇者胜”,让我延续另外一句话,“两败俱伤忍者胜”,谁能够忍的久?就这一点来说中国占一点上风,理由是美国是个人主义,一股气上来就受不来,中国是集体主义。美国是政党,中国的政治体制是集权。所以这次622日外事会议里面有一句最重要的结论,一个坚持,坚持对外政策要接受党的中央集体的决策。在这个上面,中国相对是有优势的。最后到底是什么?留给时间给答案。谢谢大家!


17.jpg

声明:欢迎转载分享黄埔书院原创文章,公号转载须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 THE  END —


E-mail:huangpushuyuan@163.com        书院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珠江西路高德置地E座21楼
公众号
头条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