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法法师《自在的智慧》演讲实录(下):自在的生活就是要把心照顾好

发表时间:2017-05-28 16:42作者:luohong

1524325507625305580b4ed.gif

文/黄埔书院


2.jpg


出家与留学的选择


我是在台湾出生,在台湾接受大学教育,我的祖先是在康熙30年从泉州晋江入住台湾北港。我从小最喜欢的就是正义,所以我从小想要做的就是做一个律师。


我记得在我那个年代,我们台湾有钱人王永庆,现在有郭台铭,我们小时候没想当王永庆、郭台铭,不会想说我要赚钱,而是说我要做什么。


我们那时候想做工程师、医师、律师,而现在的年轻人都在追求钱。因为自从比尔·盖茨成为全世界最有钱的人,把我们的思想都引到了以钱为主。


大家不要追求钱,是追求财富,财富不是价钱,而是价值。我没有车子,我没有房子,到现在60岁,从来没有一个房子属于我的,没有一个车子属于我的,但是我认为我是最富有的,因为我精神上的财富很高。


我以前在念大学的时候,每天晚上去育儿院辅导小孩子读书,就在我大学生一年级的时候,接到了一个大专佛学夏令营,我心里想反正都在山上,我就去了。这个夏令营是星云大师办的,针对的对象是大学生,举办了两周。


我当时心里想,佛教都是等到你退休了以后,我当爷爷姥姥的时候才信佛,结果两周后我就把头剃了。一剃就是38年,一直到现在,你问我后悔过没有,从来没有后悔,你问我你为什么要出家,其实很简单,我就是因为听星云大师说,他想要提高出家人的素质。


因为在六七十年代以前,台湾出家人大多年纪比较大,星云大师说要年轻的,要有受过教育的,我心里想:20岁,我又是念台湾大学法律学,大师你要我,头剃了,就这么简单,我当时就想着我要帮助佛教(发扬光大)。当然我那时候打坐时很有感受,感觉自己像练功。


当时我是有出离心的,我打坐到感觉对这个世间很世俗,我的心不在这个层次上面,所以落发很容易,但是最主要出发点帮助星云大师,因为我们在家可以学佛的,不一定要出家。那么我出家以后,其实我认为那是一件人生很好的一次归零。


我再告诉你们一句话,人生要有多次的归零,昨非今事,现在重新开始,你知道在佛教里面这叫什么,生死有两种,一种就是肉体的,就是分段,一段一段的,这是分段生死,但是最高的境界是变易生死,就是你心灵不断的提升,我认为我那一次是变易生死,把人生归零,很好!


以前穿着高跟鞋,拿着包包,穿着漂亮衣服,现在都没有了,从零开始人生。我是1979年出家的,那时候学校没有一个人出家,我回到台湾大学念书的时候,教官看着我一脸迷茫的样子,他说为什么出家,出家不能回到大学念书,我说你把大学的法律找出一条,里面有规定大专生不能出家的吗?


本来就没有那条法律,教官拿我没办法,后来系主任说听父母的话,还是不要出家,我说鱼与熊掌不能兼得,我就放弃大学。后来到了训导长,他说你出家太不孝了,我就跟他说,我的父母希望我结婚生子,但是我说我从小对人生的意义没搞清楚,我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跑到世上来。


我从11、12岁就开始想这个问题,这是(我跟父母的)代沟,我跟训导长讲帮我父母沟通这个代沟的问题,后来训导长拿我没办法,学校要注册了,学校不同意我就在家慢慢等,结果学校那边急了,你要回来注册,帮我注册好了,让我回去念书。


有时候要放下才能提起更多,过去有一个叫金碧峰禅师,他入定了,小鬼说你的寿命到了我要抓你的,结果一来入定了(捉不到)怎么办?小鬼打听一下,金碧峰最喜欢的是玉钵。


(小书童注:玉钵是当时皇帝因为敬重他而赐给他的。金碧峰禅师对财色名利、功名利禄等世俗的一切都已经放下了,唯独对这只玉钵情有独钟,爱不释手,时间久了就生起了贪爱之心,放不下了,每次打坐之前,都要仔细地把玉钵收藏好,然后才能安心地进入禅定。)


小鬼拿走玉钵后,金碧峰马上出定,就说:小鬼你给我站住,这是我最心爱的钵。小鬼就说,这就是你的罩门,我就知道你会为它而出。当时金碧峰就悟道了,他说:


若人欲拿金碧峰,除非铁链锁虚空;

虚空若能锁得住,再来拿我金碧峰。


然后(把玉钵一摔)一下子就入定了,他就是这样的,放下他最喜欢的。我们人生里面,你最放不下的时候往往就是最致命的,就是你的致命伤。


当时我已经把大学放下了,但是我后来还是把书念好了,你一定问出我父母的反应是什么,我父亲没骂我,也没打我,不是反对,也不是赞成,就问了我三个问题,他说那你现在出家了,你怎么报父母恩、报师长恩、报国家恩?我说我出家的地方叫人间佛教,是24小时全身心为社会服务的。


再回来我要回答我们王老师的问题:留学的选择。我这一辈子从小没有想过要出国,没有想过念博士,这些对我来说不重要,对我来说重要的是生死问题。在佛光山办的国际会议,我基本上都是跑龙套,比如给他们倒水。


有一个教授觉得我脑筋还蛮清楚的,他说你到夏威夷大学来念个博士,所以我当时不用申请,我就去了,当然要考托福。后来我就去夏威夷大学,我念的是东西哲学的比较,我的老师David Kalupahana是佛教界里面宗观最有名的教授,他发觉我应该去念大乘的佛教,就把我推荐到耶律大学,我就是这样子过去的。我这一生里面为自己想要什么的比较少,但是我有很多很好的因缘条件,就是顺理成章地过去了。


现在我们的年轻人都追求成功,我觉得这句话是不对的,不是追求成功,为什么呢?


我认为是你要培养成功的因缘。因为你有这些条件、因缘,就是Causes Of Condition,主要的原因跟条件成了以后肯定水到渠成。现在看着成功,眼高手低,万丈高楼从地起,一步一个脚印,待会儿讲到木鱼,现在年轻人一定要思考一个我成功的因素在哪里,而不是追求成功。


你们在年轻的时候受到挫败是应该的,甚至要让自己冒更多的险,接受更多的挫败,为什么?


因为这样子你还年轻的时候,你一路走上来受到很多挫败,等到你到五六十岁的时候,你就没毅力,现在30岁成功了,万一到了50、60岁来一次大风暴,那你身上的免疫力就没有了,就像钢铁折断了一样,那恐怕就是一蹶不振。


所以年轻人不要(把重点)放在成功,而是放在成功的条件上,培养福德因缘。


                                              1.jpg




自在人生的智慧


其实讲到自在,我今天希望用四个主题来跟你们分享一下,佛教里面的智慧,怎么让我们能够得到生活的智慧,能够活得很自在?


第一个当然是《心经》;第二是《华严经》;第三是《金刚经》;第四是《六组坛经》。


“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心经》


我们不得自在就是因为我们挂碍。挂碍在佛教里面是指什么?烦恼。


我们有感情的烦恼,我们有思想上的烦恼,而思想上的烦恼容易解决,感情上的烦恼不容易解决。什么叫思想上的烦恼,譬如说不可以生气,“三岁小孩都晓了,八十老翁行不了”我们知道很多道理,但是做不到,在佛教里面讲这种烦恼的化解是比较快的,但是感情比较难修的。好像大石头搬移开了,你再把一些小石子和沙搬开,但是还有玻璃上黏在镜面的东西难以去掉。学佛是要去掉烦恼。


“菩萨清凉月 常游毕竟空”

——《华严经》


我想跟各位讲关于“空”的想法,“空”不是什么都没有,“空”事实上是一个非常灵活的一种生活状态。


再来就是《金刚经》: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没有得失心是无为的,我这一生里面受益最大的很多头衔,台湾大学法律系、夏威夷大学的硕士、哲学硕士、耶律大学佛学博士,1997年“十大杰出青年”,还有联合国给了一个叫做“杰出佛教女性”奖,2006年美国的纽约联合国总部给我“宗教教育与世界和平奖”,因为这个奖,我们申请联合国的NGO很容易就通过了。


我们的自性就是“在圣不争,在凡不减”,六祖慧能大师讲:


何其自性,本来清静;

何其自性,本不生灭;

何其自性,本自具足;

何其自性,本无动摇;

何其自性,能生万法。


我们自己的本性里面其实是什么都拥有了。学历、奖项,这些都是工具,是让我们来服务社会的工具,跟你的本性不能划成等号的,这个也是后来我要讲到的“二谛圆融”。


“世俗谛”跟我们追求的本性没关系。意思是说我也没有这个学历,没有这些荣誉我是不是还很尊敬,何其自信,本来尊贵,你怎么认知你自己本性是尊贵的,是富有的,这是自己要做的一个功夫。


所以各位你们要知道,佛在灵山莫远求,人人有个灵山堂,你们知道你们的佛堂在哪里吗?就是在你们的职场,就是在你们的家庭,你把你的工作做好,你把你的事业做好,你把你的家庭做好,这个就是你的修行,你不是把家里搞得乱七八糟的,把事业搞得乱七八糟,来佛堂里面就意味自己很有修行,这叫做本末倒置。(小书童注:这是对《六祖坛经》:“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的解读)


还有一点,现在我们学佛有很多误区,有些人学佛了以后要“无为”、“放下”,我听一个老总说不请学佛的年轻人,一进到公司来“无为”,我们不能赚钱,这个老板有事业就是赚钱,你竟然讲金钱是毒蛇,你要无欲,如果这些老板不请这些学佛的年轻人我是赞成的。


在佛教里面还是有善欲的,我常常跟年轻人讲,你要淡薄名利,你都还没有名和利淡薄呢?你要有了钱以后,你觉得我享受过了原来钱就是这样,我就可以把钱分给大家,你不会被钱绑死,你不会只为了金钱的味道,你要想到钱的价值。你开始做慈善了,这时候很高兴,我是一个慈善家,佛教里面说这个心态要放下。


有人做慈善是为了美名。争取全国第几名的慈善家,把奖状排起来,这不是不好,也是做善事,但这就像房子滴水一样,不圆满。


你现在是慈善家了,但是我也不要觉得自己是慈善家,你又想想我很了不起,我学佛还不错,我连慈善家的念头我都没有了,这种念头你也要放下,佛教就是层层给你剥掉。


但是你有东西才可以空,你都没有东西空什么,所以佛教里面,我们在还没有得到以前没有得到的痛苦,得到以后是怕失去的苦,真的失去的时候真的很痛苦,这是我们世俗人一般的体验。


但是事实上,我们要怎么样,我没得到之前我要正知正见。我有这些因缘条件一定水到渠成,当你得到的时候,你要有什么想法,要有“无常”的想法。


佛教就讲没有永久的东西,任何事物会变化的。各位如果在IT的事业里面,我想这个体验最大了,现在雅虎也没有了,还有诺基亚等等,都消失了。


那作为一个老总要体会什么?没有了还会再有嘛,佛教里面本来就讲,没有是因为有嘛,有是因为没有嘛,就像生老病死一样,你会死是有生,一样的道理,所以这个时候要有这种心态,真的失去的时候,这时候就产生智慧了。


你事业的失败,你想想这堂功课你付了多少的代价,得到这个经验跟智慧,所以我个人木鱼提倡的是什么,就是终身学习。


还有学校,我现在虽然不在大学教书,但这就是我们的学校,我们的课堂。在座年轻人要保持终身学生,还有整个世界都是我们的校园,不要把自己拘泥了,不要以为只有书本上那些书,不要以为大学之后就不用学,要终身学习,生生世世学习。


没有恐惧烦恼的生活(“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有关这一句,其实我发觉到人生最大的问题没有自信心,没有安全感。个人没有自信心,你念个博士,考个大学没有自信,做个事业没有自信,去面试没有自信,这是挂碍太多了,自我太多了。


像我去中东以色列,1948年成立了以后就怕旁边的国家把它灭掉。所以你看40年代、50年代的以色列历史,它都是先去攻其他国家的,收了人家的一些土地,联合国说不行,本来不是我们协议的,要还回去,这就是缺乏安全感,朝鲜也是如此。


“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我觉得《心经》是要经常念,常常体悟的。


感情的烦恼--爱烦恼-思惑

思想的烦恼--见烦恼-见惑


在佛教里面讲烦恼,分成两种,一种是感情上的烦恼,一种是思想上的烦恼,我们佛教里就叫见烦恼、爱烦恼,或者有时候叫做“见惑思惑”。


我用现代的话跟你们讲解,烦恼又叫做“使”,又叫做“惑”,“使”什么意思,你变成它的,它就是在指使你做事,你不能自己操控,就是Slave(奴隶)了,烦恼就是我们的奴隶。


有时候叫“惑”,疑惑。在佛教里面讲,我们有思想上和感情上的烦恼、疑惑。思想上的烦恼是什么都以自己为中心,我跟你们说,你注意看一下世界上成就的伟人,我刚看到Facebook上的扎克伯格在哈佛大学的演讲,他说希望跟大家分享的是:你人生的目标如果只为自己的幸福、你的事业,你的能量很有限的。


但是如果你人生的目标是为了“更多”人的幸福的话,你想想你的能量有多大。所以你要问我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事实上找到了,能不能达到我也不拼业绩的。


思想的偏差——自我、偏见、不信因果、邪见、错误的修行方法


我回国内后,我的精力程度是不输于你们一般上班的人,也是都要读书,要办活动,研究经典,这些是我最关心的。


所以这里面就会讲到“无为”,“无为”不是没有行为,没有动作,是不要有“得失心”,如果你认为我要追求的是成功,那你就错了,你应该低头下来培养成功的因缘。


这个自我不是不好,而是如果把自我扩大到别人想想:如果你希望有这样的生活,别人也希望有这样的生活,如果你不想受到欺骗,那当然别人也不希望欺骗,你还会欺骗别人吗?你不希望受到伤害,那你想想看,别人也不想受到伤害,所以有这个思考。


偏见,太苦、太乐都不对。有时候有人在微信告诉你大悲院的这些法师穿得很破烂的衣服,行脚在桥下,有人就说这是世界上真正的和尚。我告诉你,他们是修苦恨,不是戒律。


因为真正佛教戒律是有遮有开的。我本身就是研究戒律的,佛祖是一个非常开明的人,这样好不好?很好,但是要知道我们不能够把佛教变成一个贫苦的宗教,不能把佛教变成脏乱的宗教,佛教的修行不是脏乱,不是苦,因为钱这个东西你要知道运用的,而且有时候我们总是觉得寺庙里面不能富丽堂皇,公众使用的地方都可以富丽堂皇,自己的地就要简洁。


为什么?富自古以来世界的历史艺术在这种“富丽堂皇”的精神是留下来的。它不一定都是很简陋的东西,这样子的话,我们佛教跟世界精美的艺术无缘,精美的艺术也是世界的部分。


所以我对于佛教,譬如拜拜有什么不好,不是不好,我的祖母,他们到寺庙里面烧香拜拜,现在人有烦恼,找心理医师,需要计时,一个小时多少钱。这些传统的老太太,爷爷姥姥跟菩萨说话,菩萨没跟他们收钱,这是心理上的一个治疗,所以普通的信仰也不是很好。


过去有人把他们做一个比较,我觉得这个很好,永信法师也是做这个,但是做国际化,你要对西方的主流文化还是要有一点了解,所以在佛教里面有讲思想上的偏差,就是错误的修行方法,所以各位你们要懂的,这个苦修也是一种修行的,也适合少数人,但是它并不是适合每一个人。


它有一个阶段的,所以佛教里面讲万根普辈,我们做佛学的人不要“邪”。什么叫“邪”呢?假如一个人告诉你,你这个婚姻感情的路线不好,跟我睡个觉给你改运的,尤其是女孩子要注意,这个就是“邪信”。


各位在宗教信仰的选择也是可以怀疑的,如果你觉得这个有点不对没关系,应该是可以怀疑的,真金不怕火来炼。信仰的东西,不是叫你迷信,不是叫你们盲信,它是教你有智慧、正见、正义,你可以怀疑,真的有所体验的时候,你觉得你自己很安全的时候,你才可以有这样的信仰,所以这里讲到偏见,可以不偏不倚,不信因果,还有邪教,还有错误的修行办法。


大家在“吃”的方面不要太计较,“你不吃素,你就下地狱”,这是不对的。看到人家吃肉,你下地狱,基督教叫人家上天堂,你说他愿意信谁?而且下地狱也不是这样下的。


吃素是为了不杀生,不是因为你吃得很干净,你就升天了,吃得很干净升天的话,鱼喝水,鱼就升天了。猴子吃果子,也不吃荤的,猴子开悟了。吃素是为了不杀生,当然我个人是非常赞成我们要吃素,这个也很符合现在时代的潮流,就是保护动物,详细不能说了。


再来讲到这个惑,在佛教里面讲到,我们有苦,有了烦恼以后,你想要解决,但是问题是说,你解决的方法对不对,如果你是糊涂的,又采取错误的行为,你觉得人生很无聊,看看那些好莱坞的人又有钱又有名,但是他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吸毒,追求感官的快乐,结果吸毒以后中了瘾,全部都是因为药品中毒,所以这些就是苦惑。


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离别、求不得、五蕴炽热


感情上讲,我跟喜欢的人在一起,觉得时间特别短,跟不喜欢的人在一起,时间就特别长。我们的心都挂在我喜欢一个人,朝思暮想。但各位有没发现,一些不喜欢的人我们也常常心上想,变成我们的心上人。


我常常听到有一些人跟我讲,我讨厌我的领导,见个面谈这个领导,下一次见面也谈这个领导,最后我跟他讲不要把你的领导变成你的心上人,所以爱恨都会变成心里最挂碍的。求不得、五蕴炽热,《心经》里有很详细的分析,下次我们来跟你们讲《心经》的时候再讲。佛教里面对我们的贪爱和憎恨有很详细的分析,这个问题就涉及到唯识,我希望有机会来跟你们讲一下。


“菩萨清凉月,常游毕竟空”

——《华严经》


这个佛教里面的“空”不是没有,在经典里面,佛陀说这个“空”是什么?就像这个手有拳头,但是我一打开没有拳头,一合起来又有一个拳头,你看到什么,当我把因缘条件合起来,这个东西就形成了。当我把因缘条件散开,这个就不成了。这世界上从物质到心理,哪一样东西符合这个因缘条件合就成了,缺一个就不成,所以这个就叫做“空”。


当然“菩萨清凉月,常游毕竟空”是有很大的境界,因为你知道如果让一件事情形成,你只要把因缘条件合成了,而且“空”不是什么都没有,它是一种活性的东西。就像各位我们坐在这里,我们摆了几百个椅子变成讲演厅,所以一定要有空间。


《心经》里面讲,你知道分子的原子核是很小的,假如像这样子的一座空间,这里面有一根羽毛上去,整个空间都是空间,唯一一个物质的就像这根羽毛一样,但是我们为什么感受不到,是因为这个空间跟表面张力的关系,所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心经最好是用量子力学来了解是最好的。


“空”不是什么都没有,是一种弹性的哲学。毕竟空前讲有“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空”,如果你的心是干净的,月光是黄色的,月亮是圆的,就会呈现出来。


有人说我怎么没有感受到,不管是活菩萨还是什么,心不像一面镜子。如果像一面镜子的话,而且是百分之百准确,你就如实见宇宙的现象,如实地反映在你的心里。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金刚经》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我们在念《金刚经》的时候最大的误解就是“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很多人学了这个以后,说什么都是梦幻泡影不要了。不对,梦也会从梦里面惊醒,也会吓死的,电也会电死人,泡沫不是不存在,是它易破,所以这句话是什么,世间上有暂时性的存在,这个就是暂时性的存在,所以我们学佛的人体会到这世间上有暂时性的存在,我当演员把这出戏好好地唱好,就像我在这里两个小时的演讲,把这两个讲好,就是无为不是的,还是要把一件事情做好。


風來疏竹,風過而竹不留聲;

雁度寒潭,雁去而潭不留影;

故君子事來而心始現,事去而心隨空

——《菜根谭》


《菜根谭》的这段话,其实这就是“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我们最大的烦恼是什么,烦恼过去的事,烦恼未来的事,就一直不活在现在。我们中国的古人是从自然界里面得到了很多智慧的。雁子过了以后,谭影不会随着过来,你们对过去,包括昨天的事情有一些不高兴。


过去有一句话:不可含恨到日落。如果把这句话说到了睡觉以前,什么东西都放下了,你每天做这种喜心的工作,到现在没有敌人,你问我说你恨谁,我就觉得也没有那个空间放这个东西。尤其是如果你了解到你要对一个人要慈悲,你会觉得是敌人没有智慧,才会做一些坏事的。


可是你说好啊,我们佛教里面讲慈悲,他杀我,让他杀,不对的。我要讲到“二谛圆融”,世间有世间的运作方式,我们的心是要提高,但是由于世间有世间的运作方式,所以这句话意思就是事情来了的时候,我们就去处理,但是事情过后不要一直记挂在心里面,我们多少的恩怨因为我们记挂在内心里面。


“二谛圆融”


“二谛圆融”就是世间的道理,还有出世间的真理。我们学佛的人知道,做生意是为了利,我做生意不赚钱怎么可以呢?比如我变成一个明星,艺术界里面的就是要出名嘛,我奋斗了一辈子就是为了出名,有道理。他的本职就是要名。你说做一个政治家,本质就是要有权力,他没有权力不行呀。军人,可能一上场就是要保卫人民,保卫国家,你叫他不杀生,不杀人怎么行呢?这个都是世间的道理。


你说我当军人也有必要,一个国家没有军队不行。但是一个生意人可以赚钱,但是他还要济世,他赚钱让更多人享用,如果你的心里只为了了钱,那你赚的钱一定有限,如果你的心是为了让我们的世界创造更多的价值,那你的事业一定很大。一个是为世界创造更多的价值,我不是表演一下,我是艺术,为了艺术,那就不一样了。


我是一个政治家还是一个政客,假如我把心都放在人民,为了大家的幸福,那么就是一个政治家。假如我只是为了自己的权力,我要做什么,只考虑到自己,这个就是政客。所以事实上,我们可以从世俗的地位,世俗的事业提升到一个更完美的、更就近的境界就是出世。


所以我们讲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业,我们还是要在这个世界上做事情。但是你的发心是什么?有一句话叫“因地不正,果遭迂曲”。假如你的发心是不对的话,这个事情的结果肯定是不好的。真的有因果吗,你种苹果会生西瓜吗?不会吧,这不就是因果了嘛。


总结


那么最后做一个总结。如果从佛教里面讲到烦恼,讲到空性,讲到二谛圆融,大家发觉到你是有自在的生活的。我们一定要把这颗心照顾好,找出来。


我现在常常在国内听大家说,大家现在很烦恼,那天我在杭州旁边是一个老总,人家要上市公司,只要他点头就可以上市。他坐在我旁边,他问我,世间上人烦恼比较多,什么人没有烦恼,我说开悟的人有没有烦恼,他问我有没有烦恼,我说有啊,问我一个问题,他说你为什么烦恼这么多,我说怎么把我的烦恼也变成你的烦恼了,你的烦恼太多了。


我可以跟各位讲,中国是一个动态的地方。西方的学者来到中国,早上五点到机场,从机场、铁路,到高铁,都是人山人海,这代表什么?中国现在是一个富有的地方,可是为什么大家觉得不幸福,其实我觉得慢慢要回归到一个本位。


大家有没有饭吃?有。有没有地方睡觉?有。有房子吗?有。有车子吗?有。我就是烦恼很多,我就是不快乐。


其实就是一个心态,我没有车子,我也没有房子,我现在住在一个老总供养我,借我住的地方,一个非常好的房子,我不拥有,但是我想有,前面就是奥林匹克公园,我就非常感谢,因为我享受得到的就是我的。


你拥有你享受不到的还不是你的,而且现在大家房子很多,其实都是做房奴,可能花了很多钱装潢,一住进去两三个月里面什么新鲜感没有了。买了一辆很好的车子,过了一两个月也是没有新鲜感。


佛教里面分析,我们靠眼耳鼻舌身体这些感官得来的欲望都是非常短暂的,一定要从内心里面发出来的,我没有房子,但是我住别人的房子,我天天感恩,我天天享受,我看公园,呼吸新鲜空气,我都很感谢。


我想说,每天早上起来蹲在厕所里面,就要很欢喜。因为我曾经去过一个医院,有一个病人是大肠癌,口腔不是好好的,因为有大肠癌,排不出来,不能吃,这个身体有出才能进,所以我们每天早上蹲在马桶上有出,你就要很感恩了,感谢这个身体,所以事实上人生里面感谢我们的身体,感谢空气,感谢这一切。


包括我自己做事情,办这些活动我是很感谢,我很多的活动都是公益的,像这一百个全世界的年轻人来寺庙里面学佛一个月,他们只要买火车票来,全部都是免费的。


我也没拿一块钱,但是我做得很欢喜,我得到的是一种喜悦。像你们在公司里面,你一定要有一个自受用、自己享受的功用,你今天要是觉得做事为了老板,你做得心不甘情不愿,如果今天到了职场,到了公司来做的时候,你觉得这是我的人生,这是我的生活,我做一件事情表现出来就表现我的人格。


你每天去上班都是在雕刻你的人格,那你认真不认真,你很认真,你会不会从里面学习享受,你一定会学习享受,自受用是佛教的语言。


最后要跟各位说的,其实我们最富有的就是这一颗心,你只要把它转变一个想法,工作不是为老板,是为了自己的生活,为了自己的人格的话,那你肯定是希望有很完美的人格,很好的生活,你做每一件事情都不一样。



E-mail:huangpushuyuan@163.com        书院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珠江西路高德置地E座21楼
公众号
头条号
友情链接: